第六十四章 净干些像是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动物心肝的事儿(1 / 3)

加入书签

因为穿的厚实,她看上去像一只企鹅,奇怪地将笨拙和灵活融合在了一起。

她边走边踢腿,短暂的活动一下筋骨,虽然受伤的腿还会有些疼,但已经不影响她做这样的活动了。

这份信任,就像是在乱如荒原的人心里,注入一股蕴含力量的暖流,冲散了那不白之冤带来的委屈和慌乱。

干枯的荒原里,也就此生出希望的嫩芽……

并不是所有位高权重的人,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泯灭人性,至少顾琛不是。

对一个人最初的印象和定义,一般来说是很难改变的。

但在不知不觉中,或许是因为这几个月接二连三经历的事情,沈献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对顾琛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观。

刘贺果然是替顾衡做事的。

恐怕那刘贺遭此横祸,和他在申飞替顾衡做的事情脱不了干系,做了什么,沈献目前还不得而知。但绝不是之前彭飞口中的“带走公司核心技术自立门户惹恼了顾衡”。

沈献回到车里,双手扶着方向盘久久没有开车。

车子里熟悉的气息和陈设,让她不由得想到了顾琛。

从金陈那里才知道,原来自己能继续留在三十三楼,是顾琛在股东大会上力排众议,给她正名。

大到她自己还没来得及清晰的、重新定义这个人,就已经在行为上有了不同以往的变化。

进入冬季的北冀,总是雾霭沉沉的,若是没有大风,鲜少见到蓝天和太阳。

尤其是清晨。

沈献在抚云庭上的花园旁,已经来回走了两三趟了。

她今天包裹的有些严实,白色的围巾配奶咖色的呢大衣,灰色的修身牛仔裤外面套着一双白色的短靴,要是手上再戴个手套,这一身就是完美的御寒冬装。

原来猜想,自己不在公司的这几天,可能是经历了一些曲折的。

却不料,作为整件事情的幕后推手,顾衡更是联合一些原本就对顾琛提拔自己当助理有意见的老股东们,想借此机会把她弄出申飞。

那些老顽固们有多喜欢固执己见,又有多喜欢倚老卖老先声夺人,沈献是知道的。

更何况,泄露标底这件事,切切实实的损害了公司利益,一开始的证据还那么充分……

被诬陷被甩锅,悲伤莫名其妙的黑锅,换谁都会觉得委屈和慌乱,而被人从始至终充分且坚定的信任又是一件多么幸运、幸福的事情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