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弃子(1 / 4)

加入书签

沈献不忍看她,淡声道:“病人要多喝水,家属去多准备点饮用水过来。”

“好好,我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

老人说着,颤巍巍的拉了拉盖在彭飞身上的杯子,才用自己最快实则迟缓的速度,离开了病房。

沈献看着她关上门,才进一步走向彭飞的病床,病床上的脸上青紫难辨,眼睛肿成一条缝。

沈献不自觉地握了握放在大褂口袋里的手,“彭飞,是顾衡顾总让我来看你的,顾总让我问你,你需不需要什么帮助?”

沈献淡笑着答应了下来,转身出门的霎那,面上浅淡额笑意隐去。

就刚才顾衡表现的前后反差,让她觉得这次彭飞出事,和顾衡有很大的关系。

这天下班后,沈献直奔彭飞所在的医院,好消息是到的时候他人已经醒了。

沈献混迹在人群里,找了个机会顺走了刚交接完班的一名医生的白大褂,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口罩和大黑框眼镜带上,四下看无人注意时,匆匆寻去了彭飞的病房。

病房是两人房里没有别人,只有他的母亲在医院陪着他。

原本假寐着的彭飞,听到顾衡两个字猛然睁开不大的眼睛,带着恨和惧意挣扎着,声音沙哑惊惧。

“我错了,我错了,求你们放过我们吧,我不会再找顾总要钱了,我不敢了……”

沈献眸色一凝,果然,彭飞今天的遭遇和顾衡脱不了干系。

沈献站在门口拉了拉口罩,确认自己伪装的严实后,推门走了进去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她单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,另一只手拿着的是进门前随手在巡诊台上拿的一个本。

彭飞其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,看到医生进来,立刻站起来半弓着腰,战战兢兢的说:“一会睡一会醒的,这会儿刚醒,一直叫疼,医生,你快看看我儿子吧。”

老人家头发花白,穿着一身朴素的衣衫,身体单薄面,部呈酱紫色,一脸的疲态和惧怕,嘴唇不正常的发紫,说到后面,眼睛里全是泪花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