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他的用意(1 / 3)

加入书签

是的,乖顺。这样一个平常的词放在成熟斯文的顾琛身上,竟然奇异的匹配。

沈献被跟来的人远远的挤开了,看穿着打扮,应该是这位顾三叔随行的保镖。她远远避开,安静的站在角落。

顾琛一个眼神过来,张弛立刻闭嘴。

沈献看着两人的互动,大抵能猜到他们并不是普通的老板和助理的关系。她弯腰拿起ipad看了看,“你能把文件传给我吗?我想回去仔细看看。”

“当然,没问题!”张弛看向沈献的眼神,总是带着救命恩人的滤镜,沈献一说话他就开心。

正当几人说话间,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紧接着病房门就被推开了。

“人呢,人怎么样了?顾琛——”

张弛闻言,奇怪的看了一眼顾琛,后者却只是低头看着吊在半空的伤腿。

“呵呵,一码归一码,你——”张弛说着,冲沈献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“说正事。”许久未出声的顾琛忽然开口说话。

“哦,对!”张弛应着,转身拿起丢在一旁的ipad,“你刚从别的岗位调任过来,跟在老大身边肯定会有点不适应,一些日常的工作呢,我专门给你做了一个表格,你先看看。”

沈献不明所以的看着他,却见张弛继续说:“别太担心,老大还有三个专业秘书在呢。总之呢,你谨记十字方针就好了,想顾总所想,忧顾总所忧。”

带头进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子,一身昂贵的休闲打扮,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,身体略有些肥胖,但看得出精心保养的痕迹。

“三叔。”

坐在病床那头的顾琛见来人,起身叫了一声。

“哎呀,我的好侄儿,你没事吧,你没事吧?人没事就好!”顾三叔说着话,上前双手拉着顾琛的手臂上下打量,见顾琛完好无损才松一口气。

“我没事。”顾琛站在那里,见到长辈的他看上去格外斯文,甚至有点——乖顺。

沈献抬头看了看顾琛,原来他不打算让自己回到原来的岗位么?带自己过来说是探望病人,实际上是做工作接洽?

此时的张弛,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个身受重伤的病人,意气奋发的模样能看的出来平时的他有多顽劣。

“行了,骨折都治不了你的嘴贫!”

顾琛随手用手机敲了敲张弛那打着厚厚石膏的腿,一脸嫌弃。

“哎哟哟哟,疼,疼。”张弛大叫着双手抱腿,“我是骨折又不是嘴折,话还是能说利索的。我这不是挑重点给我的救命恩人说嘛,你那么难伺候,万一……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